慈天必生宮版權所有    轉載圖文請先徵得同意 © 2008 KindSky All Rights Reserve.

地址:63144 雲林縣大埤鄉三結村中埤1652

電話 : 05-5916045

E-mail:kind.sky@msa.hinet.net

復禮傳度

道教徒復禮傳度的真義】

    凡屬宗教必重制度、重法統,因此亦重教條、重傳承。耶教以洗禮為入教之條件,佛教以剃度、受戒為皈依之儀式,道教則以「復禮傳度」為入道之必經過程。在宗教而言,未經入教儀式者均屬「信徒」,不具「教徒」身份,自亦無法取得「聖職人員」資格。信徒不負宗教上任何責任,道、佛二教僅目之為施主或香客而已,而教徒則反是之,如耶教之神父及牧師,佛教之僧尼,回教之教長及阿訇,以及道教之道士、女冠,無不由教徒晉修而來。教徒必須遵守本教規戒,掮負傳教任務,犧牲奉獻而捨身於宗教,終身不得離經叛道,此為宗教上為維護法統,弘揚教義所立之傳承制度及防止異端甘冒不韙之根本辦法。況乃維護道教之優良傳統,即所以復興民族文化,如能迅速恢復道教傳度故制,並規定未經正式入道,而以捐獻為目的之一般香客,不得主持道廟及主持神壇,未設合格之道廟,不得對外公開活動及佈教,新建道廟規定必須預置講堂,並定期由合格之講師宣揚教義傳佈政令,則對淨化宗教素質,提昇宗教品質,增強社會心理建設,擴大精神生活層面,必具莫大功能。

    我國上古郊天祀地,以卦象卜辭演繹人事,祀戎並重,政教合一,國設祝史之官,專司祭祀,亦即西人所講之祭司,今人所謂之宗教師也,地位尊崇。道教因襲封禪郊祀制度,衍而稱教,世稱黃老之學,其未稱教前,方士盛行,道術已彰,並有方仙道及黃老道的活動,及道陵天師稱教之始,同時已有于吉之太平道漸趨風行,稍後之葛玄、陳端、王浮、許遜、鮑鯖等人,均奉老氏而多貢獻,東晉葛洪著抱朴子一書,道術益顯,至梁陶弘景時經論大備,風靡天下,自隋至五代三百餘年間,教義大倡,北宋至明萬曆年間,則教權及教會之確立時代。唐開元中設玄崇館開「道舉」,其制度一仍五經科舉之法,宋代設有「道學」,女冠亦應進學,甄拔甚嚴。唐宋之時復以首相為「宮使」、次相為「觀使」,使其統領天下宮觀,諸路、府、州之宮觀,一律置提舉、提點、管勾等官,以臣僚任之,為養老投閒之職,授以「祠祿」,明時除中央設「道錄司」,又在府設「道紀司」、州設「道正司」、縣設「道會司」,各有品位屬員,以管理道教宮觀及教徒,並負甄拔給牒之責,制度嚴謹,均為官設之教會,是時教業昌盛,天下景從。及清因道教思想不利於異族之統治,未獲清廷提倡及至寖衰。

    道教信徒經傳度入道後,如其修持達到相當程度,除取得道士或教徒資格外,復得分別授予宗教師之職,道教宗教師概分「道職」及「法職」﹙神職﹚二種,茲特介紹於后:

    道職分為八等十六級,以講經佈道力修行持為主,因之其職等亦以「宏、揚、扶、持、宣、傳、講、演」八字為名,復以「道、教」二字為級,如初授「演教師」之職,至少相隔一年以上無有違誤,並有進境,方可晉陞為「演道師」,復相隔一年以上未違禁忌,且有德行始可加陞為「講教師」之職,以此類推,選轉至為不易。「宏、揚、扶、持」四等稱之為「內殿師」,「宣、傳、講、演」四等級稱之為「外殿師」,如能取得內殿師資格,即可主持傳度儀典,並得副署傳度寶牒及授職證書。

    法職人員多以代人修建科醮,行法接天為主,故其所領職牒內容繁複,其授職儀式亦曰「奏職」或「授籙」,未經授籙者不得充為「高功法師」﹙俗稱中尊﹚,亦不得具名開榜及進表,蓋三界均無案也。其職等自「三五都功經籙」、「都功盟威經籙」、「太上盟威經籙」、「上清五雷經籙」、「上清三洞五雷經籙」、「上清大洞經籙」、至「三清三洞經籙」七等階,依據「九轉運遷」規定,其陞職更形困難,益見欲成為一標準道教宗教師,甚至道教徒,良非易事。道教門派雖多,但制度則一,若能嚴格施行故制,各界對道教又何得非議﹖

    唐代如出家為道士,有三個途徑:一須試經,即通過國家考試。二蒙恩度,即於皇帝即位或國有慶典及薦先皇功德由皇帝親准。三由進納,即奉獻財物以換度牒,是知當時要做道士是困難的,能夠取得道士資格,即列籍「宗正寺」,視同皇族,因此其地位是崇高的。至宋代,因多進納道士並漸氾濫,而使品流參差不齊,對後世影響亦大。

    道者之目的,不外超凡入聖修真返璞,與道合德而致濟世度人之功果,因此首重修持戒律,一般教徒除其行為上必須嚴守「五箴六訣」外,尚須禁食三厭五辛,三厭者,即天厭雁、地厭狗、水厭鱉及烏魚,五辛則為蒜、薤、芸薹、胡荽,並以清心寡慾,少食安眠為保養精、氣、神而達長生久視之不二法門、走徒隨其功行修為、而逐漸加深其禁忌,因之除由老君五戒、初度七戒、初真十戒而至中極三百大戒外,各宮觀多依戒律復立廟規堂誡,「道藏」中三洞分別收入戒經即達三十餘種之多,戒經者,道教傳度授戒所持之戒律也,由淺入深,故道教徒有多次「復禮﹂之規定。

    道教在唐朝時由首相、副相領宮觀使,以管理天下的道廟和道眾,並開科考試道士。宋朝則設道學以培育道士及女冠,也設官員管理道眾,以後復於中央設「道錄司」、府設「道紀司」、州設「道正司」、縣設「道會司」以管理道教的宮觀、教徒及一切道教事務,在制度上十分嚴格。道教的著名的道場稱為洞天福地,國內名山如青城、武當、龍虎、王屋、天台、羅浮、括蒼、九嶷、句容及五嶽都是卅六洞天和七十二福地之一,另有各省設有首廟,也叫十方叢林,有傳戒給牒和任免道廟住持的特權,也有甄拔道士和處分教徒的權責。以上就是古代官設性的教會和道教本身教團式的教會混合設置的領導和管理機構。如今則屬道教自身完全自治性的教會,在中央設總會,省及院轄市設分會,縣市設支會。

    自東漢張道陵天師,使道教教會化,而有了道教組織以後,逐漸以教會力量而發展了道教,北魏寇謙之改革天師道,首倡以選舉方式推任領導人,均為道教制度奠定良好基礎。在宗教本質上而言,組成教會要件有三:﹙一﹚教徒﹔﹙二﹚教權﹔﹙三﹚教規。在宗教倫理上,教徒對教會有絕對服從義務,教會對教徒的應有權益有維護的責任,教會為了宗教的發展,以宗教上的行政權管理人事,設置機構,培育人才,傳度教徒以開拓組織﹔以宗教上的立法權,依據教義制訂戒律、規章藉維宗教傳統,以宗教上的司法權執行教規維保宗教素質。因此教會的特質即在一、教徒對教會的絕對服從。二、教會對宗教主權的絕對維護。三、教會對教規的絕對執行。目前我國的教會係借用人團法而設立,已經漸失教會的應有職能,但教會具有宗教的特性和歷史的責任,因此教會的選任職員和聘任職員,自宜以通曉教義的教徒擔任,並應有維護教制、遵守教規的義務,切不可自墮為一般的人民團體,或成異端的溫床,這是每個教徒必具的共識,唯有維護教會的宗教權能和制度,才可以保存宗教的傳統文化,和發揮宗教的應有功能。